1. 首页
  2. 日志

划过天空的忧伤

一直都认为自己会慢慢长大,就这样不知不觉里就真的长大了。一切也都像日末般妖娆,卷乱另一场黑色的纷争。 对光有种不言而喻的感觉,喜欢它的张扬与活力,热爱它的绝望与破裂

一直都认为自己会慢慢长大,就这样不知不觉里就真的长大了。一切也都像日末般妖娆,卷乱另一场黑色的纷争。

对光有种不言而喻的感觉,喜欢它的张扬与活力,热爱它的绝望与破裂,羡慕它的挣扎与反抗。如果有来生,我愿做一道光。不为指引谁,亦不为光明谁,只愿为自己做一场旅行,去放纵浮华的脉动。

我不知道一光年的距离有多远,亦不知一光年的轮回能够穿越着多少的漫长。闭上眼睛,亲吻阳光,呃暖暖的太阳又回来了呢!只是时光,已是逆差。从此南辕北辙,不再有交集。

有时,孤独会像是洪水般扑天盖地卷来,湮灭一切;自己像是断代一样,被埋在世纪的最底层,看不到光与影,一瞬间失掉了所有。

挣扎里遥遥欲坠,闭上眼又充斥着一整夏的夜,身边安静的像是一座圣洁而华美的坟墓。我就在这样的墓葬里努力地学着呼吸、学着如何苟延残喘的生活。

或许,一直都处在病态中,不论什么,看上去是那么的苍白而无力。人渔唱晚,彷徨永远处在期望与绝望的临界点上。日末将一切都吞噬的干净,迎来一个更加寒冷、让人窒息的冰河时代。

以忆为名,我所专属的年少,就在这不休止的重复中、渐行渐远。就像不曾有过年少,时光也不曾被挥霍,生命安静而又颓废。

记得曾看到一句话:若不能拥有阳光就选择死亡。日末下微薄的剪影,在落暮的幻动下,绝世而独立,倾城尽繁华。

或者,不懂得如果表现温柔的我们,会发现某天的日末将是末日。

因为,故事的最后,终究是各自飘零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