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心情日志

日后,在不消磨的良辰里,彼此,就两两相忘吧。

辗转过季,寂寞里有一个消瘦的影子坐在林荫小道的长凳上,默默地啜泣。他像一个孩子不愿意倾诉衷肠,不懂流言蜚语不想偿还他像岁月借来的一指流年。丢了红樱桃,摘下了绿芭蕉,时光,是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,是遗忘在青草河畔破碎的梦,是我们不倦不悔守

  辗转过季,寂寞里有一个消瘦的影子坐在林荫小道的长凳上,默默地啜泣。他像一个孩子不愿意倾诉衷肠,不懂流言蜚语不想偿还他像岁月借来的一指流年。丢了红樱桃,摘下了绿芭蕉,时光,是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,是遗忘在青草河畔破碎的梦,是我们不倦不悔守着的泡影,让我们的脚步不自觉地武断。身上沾惹的灰尘在光影里那么梦幻,而这梦幻却是空壳,遗失了水晶鞋,吓跑了七个小矮人,吞下了毒苹果,最后等待被唤醒。
  两年前的今天,独自坐在去临城的车上,一路上大雨拍在窗子上,那么用力,那么痛心疾首,忽然之间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?我不敢看窗外,我是怕,怕过程太快,一路上太荒芜,怕我还没来得及忧伤,就湿了眼眶。
  生命,大概就像一场戏,纠集了所有不可承受之重,每个角色后的悲喜如此夸张,就像他们脸上的妆容一样皱褶,像脱水干瘪的橘子长满霉斑。曾经,你像一个毫无预兆要坠落的陨星,就这样闯进了我世界。自从有了爱,也就有了伤害和疼,眼下的这一切,我虽然知道它会循环往复地在我的生命里出现,但我仍然不敢相信我们的真性情就这样被世俗狠心地扇了一记耳光。你走了,我也走,可明天或者后天我要回去了,你呢,你还回来吗?
  每一个毫无头绪的终点对于一个“千疮百孔”的人来说都那么残酷,我从未想过下车之后的路,我不想抬头看另一个陌生城市的天空。不过,我还是得找工作,找房子,找朋友,还有吃饭的地方,最后,得忘了你。
  在凉薄的尘世里,人们会习以为常地断隔一段快乐的时光,而我们对这,也只好默默点头,做了幸福的陪衬。伤了春,悲了秋,从我出走的一刻起,注定了不可挽回的一切,它就像夭折的婴儿,被我狠心丢弃在雪夜的荒野。当我重新料理好一切,才猛然间发现,我身边的,我身上的都有你的影子,我疏忽了,我不禁习惯性的带上了关于你的这些。从此不过是陌路相见的生人,不过是寄居而过的旅人,好多感情不是人难忘,不是物不能弃,是人心不能换。
  这里的秋天,像极了你从前去过的城市,透着寒意,不过也好,正好适合我。但和所有失恋的人不一样,我不在酒池里买醉,不爱出去走走,因为所有的这一切就好像一个既定的情节,没有意义。不过,却也有些痴人愿意自得其乐,我不是痴人,但也伤入骨髓,只是无心看风景。在这个城市里遇见的每个人都很像你,善良,随性,文静,可到底我还是把每个人都当成了你。生活时不时的如幻似梦,朝九晚五,在这样的都市里怎能不迷离其中,更何况我心中一直有你。或许我们之间的缱绻不应该迁怒于距离,但也只好不断找借口。我想,你和我一样,都不忍心去责怪对方。
  深秋的夜里,清凛的月光照进窗子,下过一场雨之后,我像久病未愈的人,从被窝里艰难地扶着墙到窗子边。我想写一封信,烧给过去的情情爱爱,这样略显矫情的事我恐怕从来没有做过,我甚至惊觉自己多了些诗人的情怀,动辄伤心,却也无法除却你的影子,什么时候你已经在我不眠不寝的时光里留下印痕,什么时候你已经在我来回踱步的地板上刻上了名字。我把行李打包好,趁着夜色,悄悄离开这座城市。我得去更远的地方,此去,许是好的开始。难道出情情爱爱,在人世,最远还是越不过情深似海。
  这凡尘里容不下的如果,不过是彼此许下的不能兑现的承诺。日后,在不消磨的良辰里,彼此,就两两相忘吧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